麻豆传媒30天最新完整全

刘家庄正堂此时已经改为了钦差行辕,门前站着几名卫士。

李元芳正端着一杯茶站在门外。

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,李元芳抬眼一看,王莽慢慢地走了过来。

王莽刚要说话,李元芳把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地“嘘”了一声,王莽急忙闭上了嘴。

王莽慢慢地走到李元芳身旁,指了指里面,李元芳会意地点了点头。

狄仁杰正坐在书案后静静地沉思,偶一抬头,看见了站在门外的李元芳和王莽。

狄仁杰微笑道:“进来吧!”

王莽和李元芳走了进来,李元芳把茶放到狄仁杰身前的案桌上。

狄仁杰笑道:“让堂堂的五品逍遥伯站在门外给我守门,再加上你这个正四品鹰扬卫中郎将给我端茶,我可是不敢当啊。”

王莽笑道:“我也是刚来,倒是元芳兄等了有一会儿了吧!”

李元芳笑道:“也没多久,我是怕杂役们打断大人的思路。”

狄仁杰点点头:“今天,我只是诈了刘查礼一下,他马上就露出了破绽。”

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

王莽微微一笑:“前言不搭后语,要不是大人您给他解围,他都无话可说了。”

李元芳问道:“大人,敬旸,你们说他们会不会和吴孝杰有什么关系?”

狄仁杰看了看王莽,王莽说道:“现在还不能肯定,但是有一点是很明确的。”

李元芳问道:“是什么?”

王莽说道:“他与京城的联系是很紧密的,而且,可以断定那两个吴姓死者是来找他的。”

狄仁杰笑道:“敬旸说的一点也不差,看来这刘府的水不浅呀!”

李元芳问道:“要不要直接讯问刘查礼?”

狄仁杰摇了摇头:“现在还不到时候。

在幽州,我之所以对假方谦使用诈术,是因为大家都是官场中人,而我们官高权大,对方从心里发虚,生怕被我们抓住把柄。

因此,他自己先动了起来。

但这次不同,我们不能无缘无故地审讯普通百姓,更不能随意地搜查民宅,我们只能用证据说话。

而截止目前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来指向刘查礼,这一切都是我们推测而来。”

李元芳点点头。

王莽笑道:“可是,现在我们却有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。”

狄仁杰眼睛一亮,李元芳奇怪道:“是什么?”

王莽说道:“我和传林兄是好友,他年轻力壮,怎么可能会坠崖而死呢,而且一位老父和年轻力壮青年人一同登山,老父没事,儿子却坠崖,这一点情理上是说不通的,再……”

王莽说着说着,突然,停下了嘴。

狄仁杰看了看王莽,点了点头:“不错,我现在就可以断言,刘公子的死绝非意外。”

李元芳点点头:“要是没见过刘公子还罢了,但偏偏我们刚刚见过,现在回想起刘公子的样子,很难让人相信他是坠崖而亡。”

狄仁杰说道:“这里面一定有文章,我已经叫卫士传唤了刘大,听听他怎么说吧!”

狄仁杰看着王莽问道:“敬旸,你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屋外就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刘大带到!”

狄仁杰看了看王莽,对着卫士说道:“让他进来。”

很快,刘大走了进来,下拜道:“小人叩见钦差大人!”

狄仁杰笑道:“不必多礼,起来吧!”

刘大回道:“谢大人。”

说完就站了起来。

狄仁杰问道:“刘大,你家公子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刘大叹了口气:“嗨!别提了。昨天早晨,老爷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非要公子陪他去爬翠屏山。大约辰牌时分,我们三个就从庄里出发了。”

狄仁杰问道:“你也去了?”

刘大回道:“是啊,小人也去了。

唉!真是倒霉。

刚过了一道梁,先是听到公子的一声惨叫,接着就是老爷的惨叫。

小人急忙赶了回去,但公子已经不见了,老爷昏倒在地上,叫了半天,才醒过来说公子坠崖了。”

狄仁杰沉思着,点了点头:“是这样!”

刘大很是悲痛地说道:“唉,可怜我家公子,年纪轻轻……”

狄仁杰问道:“你家老爷经常爬山吗?”

刘大向外看了看,除了钦差卫队外没有人,小声道:“嗨!还爬山呢,平常连路都懒得走。”

狄仁杰三人对视一眼,问道:“公子的尸体现在棺裹之中吗?”

刘大叹息一声:“是啊,可怜摔得血肉模糊,连模样都辨认不出了。”

狄仁杰问道:“翠屏山在哪里?”

刘大回道:“出了庄子,向东就是翠屏山了。”

狄仁杰点点头:“刘大,明日一早,你带我们去翠屏山,我要亲自凭吊一番。”

刘大点了点头。

狄仁杰说道:“好了,你先下去吧!”

待刘大离去之后,狄仁杰望着王莽说道:“敬旸,你似乎有什么话要说?”

王莽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本来,这样的话实在不好说出口,但事关传林兄的死,我不得不说了。”

狄仁杰点点头,李元芳也一脸好奇着看着王莽。

王莽说道:“大人,您还记得刘查礼的新夫人方氏莹玉吗?”

狄仁杰点点头,问道:“她怎么了?”

王莽叹了口气:“半年前,他还是刘传林的夫人。”

“什么!”

李元芳大吃一惊。

狄仁杰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王莽说道:“自从我和传林兄相识之后,传林兄一直对他妻子的来历支吾不言,想来不是什么良家女子。但他们夫妇二人如胶似漆,我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。

没想到,前几日传林兄对我说他的妻子竟然不见了,我劝他不要心急。

后来,因为刘员外大喜,所以我和传林兄来到了刘家庄。

谁料,他的妻子竟然成了母亲,那种惊诧可想而知,当时,我也是万分诧异。

现在想来,传林兄的死很蹊跷啊!”

李元芳说道:“敬旸,你是说……”

王莽说道:“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,这些都只是推测而已,我只是把我了解的事情给你们说一下罢了!”

狄仁杰点点头:“嗯,元芳,敬旸说的很有道理,断案是要讲证据的,我们不能凭借自己的主观臆断随意地下结论。明日一早,我们去翠屏山,看看有什么发现。”

王莽和李元芳点点头。